吾心苦苦久迷惑俄罗斯贵宾会。吾心苦苦久迷惑俄罗斯贵宾会。吾心苦苦久迷惑俄罗斯贵宾会。吾心苦苦久迷惑俄罗斯贵宾会。吾心苦苦久迷惑俄罗斯贵宾会。蒙山清流日久长,桃影小亭尽芬芳, 清明本自挖坑去,却挖情谊日月长。
不记十月初相识,却是武协惹彷徨, 崛围山上阔论久,没有花开心自香。
吾心苦苦久迷惑,未敢开言惹迷惘, 只君一番倾心语,几夜安然噩梦荒。
我在前啊君在后,我在前啊君复前, 俩车急急无止休,只求时光永停留。
恐怖不能扰我心,君言胆小未曾信, 那时怪怨情节长,如今嫌短又难追。
那日清明吐真心,吾喜君啊真性情, 怨气积攒非好事,君我本是一般人。
我曾因此伤几心,我曾因此失友人, 友人之失不只它,掺我自卑多疑心。
我是南柯一场梦,而君是否居黄梁, 南柯黄梁虽是空,君若伤心俩心疼。
2016年4月25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